吃喝玩樂‎ > ‎

太極拳女孩紹露露

在溫州陳式太極養生會所一大群習練太極拳的學員中,一位身材靈巧的漂亮女孩格外引人注目,她熟練的動作,優美的拳姿,引 來了許多過往群眾的觀看,她——就是溫州陳式太極養生會所的會員邵露露。


邵露露乍看與普通學生并無兩樣,但當她打起太極拳時,你會發現這位個子不算高、身材不算魁梧的女生身上,蘊藏的能量的確有些驚人。

   地求,武朮點兒時夢

    1995年,因為父母均在外忙于生意,小露露無人照看。父母一狠心,把在溫州市區讀書的她送到了河南鄭州的一所寄宿小學上學,交給她的一個阿姨照顧。

  遠離家鄉和父母的小露露,一年只能見上父母几面,一開始常常偷偷掉眼淚。但其性格堅毅的一面也逐漸顯露出來,很快她就適應了那里的生活。阿姨家住在鄭州市 區一文化宮邊上,業余時間她就被送到藝朮班去學習。“小學的時候,我學的是小提琴、舞蹈、畫畫,這些都是屬于女孩子學的東西。”邵露露是個天資聰慧的孩 子,教過她的老師都很喜歡這位可愛的小女孩。雖然是業余學習,但露露的繪畫作品曾獲得過國際大獎;小提琴只學到小學畢業,不過也拿到了五級證書;舞蹈几乎 是每個女孩的愛好,而露露總是領舞的那一個。

  寄宿學校的生活錘煉了露露的獨立性格,也讓她比同齡孩子更加懂事。當時學校食堂里有對老夫妻,因長年洗刷槃子導致雙手干裂,小露露自己拿主意買了塑料手套 送給他們,這件事不僅感動了那對老夫妻,也讓全校師生對她刮目相看,一時成為美談。露露曾獲得“鄭州市優秀學生”稱號,這在那所寄宿學校也是非常罕見的。

  几年后露露上初一了。一天,上完課的她在文化宮閑逛,看見一則招收武朮學生的公告。回到阿姨家,她提出了學習武朮的請求,家里人一口就答應了。“因為姥爺 是習武之人,家里人對學武都很支持。”露露說起了小時候一個印象很深的事情,當時農村經常有戲班子來演出,台上的武生那種風度和氣魄,深深地吸引了她,她 夢想自己有一天能夠站在那樣的舞台上,頭戴着盔,腳穿着厚底靴,打打唱唱,咿咿呀呀……

  從此,在那個文化宮的武朮班上,多了一個英姿颯爽的女孩。每到周末和寒暑假,露露就與許多懷有武朮夢想的孩子一起練習太極拳、八卦掌……“當時我還學了摔 跤,開始教練讓我與同齡的女孩子對練,結果那些女同學都被我打得哭起來了。”露露的力氣比一般孩子大得多,教練也感覺很驚奇。

  露露的武朮啟蒙教練叫王俊,是河南當地最早一批開辦武館的民間武朮教練。在王俊的悉心調教下,露露的功夫突飛猛進。由于參加的是業余武朮班,露露沒有很多 機會參加比賽,在僅有的一次鄭州市武朮比賽中,她在拳、劍、棍項目中都獲得了優異成績。

  有那么一件事情讓露露印象深刻,一次,教練安排露露與一位長她二三歲的男孩子對練散打,結果那個男生被她摔倒在地,手臂粉碎性骨折。“后來再也沒有看到他 來練武,現在想起來還有些過意不去。”露露的刻苦訓練加上過人天賦,成了王俊最得意的徒弟。

  露露的武朮夢想在鄭州被不經意點燃,一發不可收拾,兒時的理想開始慢慢化為現實。“我當時心里在想,是不是從此踏入武林。”露露說道。

    回到州,始太人生


    小露露和很多孩子一樣,有着許多稀奇古怪的想法。“懂得一些武功后,常常幻想着有一天碰上壞人,我一個箭步沖上去,飛過一輛輛汽車,將壞人打倒在地,懲惡 揚善,快意人生。”她也喜歡成龍、李連杰,不單單是喜歡他們演的電影,更多的是他們在全世界推廣中國武朮所作出的努力。

  高二的時候,露露回到溫州讀書。開始在溫州體育中心跟隨太極大師王西安的入室弟子陳上黨練習太極拳法,“我應該是第一批跟陳教練學武的人,當時是我小姨帶我過來的。”露露小姨 邵芸芸也是一位超級武朮迷,“我們家的女子都有些功夫,小姨還是學生時,就有‘校園霸王花’的美稱。哪個小姐妹受到欺負,就請我小姨出頭。”女子當自強, 露露談起這些,頗感自豪。事實上,露露和她的這位阿姨都是很文靜的女子。

  在鄭州習武時,露露練的武朮比較雜。在陳上黨的教導下,露露開始專門練習陳 式太極拳,“基礎扎實,天賦很高,訓練刻苦,我對她是傾囊相授。”陳上黨對露露喜愛有加。几年時間里,露露的功夫又上一個台階,也成了陳上黨最得 意的弟子之一。2006年,露露回溫后第一次參加正式比賽,代表溫州大學在浙江省大學生運動會上獲得太極拳和太極劍兩個項目較好成績。但她也發現自己尚有 許多不足,回來后更加刻苦訓練,一年365天,几乎不間斷。

  許多武朮教練也非常喜愛露露,太極大師王戰軍得 意弟子、全國武朮冠軍石冬冬來溫授藝時,也手把手教授露露太極拳法,讓她受益匪淺。

  教練對露露的偏愛,讓不少師兄弟心生“嫉妒”。 去年12月,陳上黨率弟子到杭州參加浙江省“金龍門杯”傳統武朮錦標賽,賽前大家都憋着一口氣,准備在大賽中比個高低。

  賽前露露很低調,每天都在刻苦訓練,“那一個多月的時間,我感覺自己在突飛猛進,”露露開心地說道。其實那次比賽非常辛苦,氣溫只有零攝氏度,她一人兼顧 五項比賽,在五個場地不停地跑動、檢錄、比賽。付出總有回報,她一舉獲得傳統陳 式太極拳、42式太極劍、龍行劍、華拳、八卦掌五項比賽第一名。參賽選手不乏武朮人才,有些甚至是武朮教練,露露在全部几千名選手中,全能排名第 二,足見其優異表現。

  那次比賽結束后,師兄弟們不得不服了。

    訪陳承姥爺遺願

   2008年大學畢業后,露露有了更多的時間練習武朮,10月隨陳上黨到河南陳家溝參加全國太極拳邀請賽,獲得了傳統陳 式太極拳第一、太極劍第一。

  “比賽獲獎還是其次,那次最難忘的就是在陳家溝半天時間的參觀,給我留下了非常難忘的印象。”談起此事,露露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陳家溝是太極拳發祥地,位于河南省焦作市溫縣。陳家溝太極拳是中國武朮的精粹,太極拳以其獨特的魅力為世人所推崇。在陳家溝碑廊前,在太極拳始祖陳王廷銅 像前,在楊露禪學拳處,露露目不轉睛地參觀這些與太極宗師息息相關的遺跡。一同前去的阿姨不禁說起了露露姥爺生前的一個願望:到陳家溝學習,與當地的太極 拳師切磋武藝。“我們算是圓了姥爺的願望了,而且我當時暗暗發誓,一定要繼承姥爺的遺願,腳踏實地練習武朮,將中國傳統武朮發揚光大。”

  上月,露露參加完溫州市公務員的考試。“我其實不喜歡朝九晚五的工作方式,我希望有一份自己獨立的事業。”露露說道,“我最大的願望是開一家中國傳統文化 會所,把中國傳統文化的精粹傳播給青年人。”露露的愛好十分廣泛,琴棋書畫皆略通一二。她還在短短兩個月的時間里,考取了國際瑜伽聯盟認可的高級瑜伽教練 證書,令來自印度的瑜伽教練贊賞不已。

  “我們家族中的青年一代現在只有我在習武,長輩們都希望我能繼承姥爺的遺志。”公務員考試結束后,露露重新投入練武的行列中。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 “几天不練,不僅僅是手癢,武功也會退化。”露露僅僅是一名民間的業余武朮愛好者,但中國的武朮不正是從民間來,而走向世界的?

  釆訪結束后,邵露露內心有些忐忑。練武之人講究功夫不外露,何況她說自己只能算是初涉武林的“小孩子”,但轉念想想推廣武朮正需要更多的載體,她的心緒也 慢慢平和。

  一名年輕的習武者有如此心態,讓我們為她加油。



    釆訪

   初春的一個早晨,溫州的天空霧氣蒙蒙,略帶寒意。世紀廣場上,一群武朮愛好者正緩緩地演繹着太極拳法。

  他們中有一名身法舒展亮麗、動作柔美飄逸、氣質優雅大方,剛柔并濟中暗合陰陽轉換,動靜開合里獨具韻律美感的女子。她就是本期主人公邵露露,一位習武十年 的女孩,一位師兄弟眼中頗具天賦的太極美女。

  一套拳法完畢,邵露露面泛紅暈,微微出汗。別看只有几分鐘的時間,運動量卻相當于2000米的長跑。邵露露與許多同齡的女孩不同,言語間沒有矯揉造作,只 有簡單朴實。“雖然我十几歲才開始練習武朮,但我發現自己的身上流淌着武朮的血液。”

  露露的姥爺邵加村師從溫州武朮名家孫春女士,擅長內家拳,是永強當地名望很高的拳師,授徒不下千人。“姥爺在我3歲的時候就不幸過世了,不然我應該會從小 開始習武的。”關于姥爺的故事,露露都是從父母、姨舅那里所知。“有次姥爺與人對拳,輕輕一抖,就把對方甩出好几米遠。”露露的父母來自同一個村莊,她的 童年時光大多在姥爺家度過,村里習武的風氣很盛,邵加村老先生的弟子常聚在一起切磋武藝。舅舅邵雄杰也是武朮愛好者,功力亦不俗,也是影響露露習武的一位 長輩。

  十年的習武經曆讓露露更加自信,更加自立堅強。武朮同時也教會露露怎么做人,她希望能將傳統武朮在年輕一代中傳承下去。




Comments